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茶叶新闻 >> 正文

 

于丹讲茶:人在草木间

  时间: 2017-06-27 作者: 夷宝斋 发表于 夷宝斋茶业

人在草木之间。茶,是中国人和四季的默契,茶,是中国人血液中的乡土。首先从“乡土”这个词说起,我想在这样一个极具都市化的进程中,我们不说看北京、看上海、看福州,我们就从看厦门、看泉州,我们从最近的地方这样看下来,我们会看见最近这十几二十年来,高楼大厦成倍的增长,而我们的农耕的劳作方式,很大程度上都在转型。从十八大提出来,我们的城乡一体化进程继续推进,大家会看到在最近的一个阶段内,我们还会有更多新型的都市出现。但是,乡关何在呢?当一个几千年传统的农耕民族,越来越多地改变了它的劳动方式,还能不能有一种农耕民族的信仰、生活方式,保留在我们都市文明的延续之中?这在今天是一个重要的问题,这是我们两岸同胞都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。

无论是在大陆,还是在台湾,我们看到中国人的那种默契,谦谦君子之间,敬一盏茶的时候,总有会心的微笑,喝茶,是使人清心养性的。我所喜欢的一位福建人林语堂先生,他曾经说过一句话,他说能够用冷静的头脑去看忙乱世界的人,才能够喝出淡茶的香味。这句话放在今天,也许比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更加显得意味深长。因为我们今天的世界,今天的中国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忙乱了,而且它还将继续忙乱下去。而我们每一个人比以往任何时代,更加需要冷静的头脑了,只有冷静,才能形成我们和世界的平衡。中国人斗茶越来越讲究价位了,中国人的饮食的口味,也被惯纵得越来越浓郁了。其实,我们疏远了清淡,是因为我们今天已经没有了头脑冷静那样的能力,能不能够,让茶成为我们的一种训练呢?所以我说,我喜欢“茶”这个字的结构,就是“人在草木之间”。

其实我们今天越来越少有接触草木的机会了,大都市的孩子,从小的这种生活,讲一句不好听的比喻,其实和塑料大棚里的日子没有多大的差别,因为二十四小时里面我们都有人工的照明,而春夏秋冬我们都会有空调的调节。我们越来越忽略春花秋月从生命里的流转,我们越来越失去山峦草木对我们的滋养,还能回得去吗?回去的这条路,不见得都回到茅屋草棚,而是在爱茶的时候,去静静体会,人是被草木之间的精华养育起来的。所以人在草木间饮一盏清茶的时候,还能够有朴素的感恩,知道人和植物、和动物一样,不过是自然儿女中的一个物种。人在饮茶的时候,还能够静下来,去品品水、去看看茶,看看一泡茶在水中舒展的前世今生。人在饮茶的时候,还知道什么是一种清净雅洁,而不求一种喧喧嚷嚷。所以人跟茶的沟通,变成了今天的一个符号,一种默契,也是对人性的一种滋养。

我在很小的时候,读过卢仝的七碗茶,从那个时候,我心里面就真是深刻地喜欢那样一种喝茶的过程。想一想中国人这七碗茶喝出什么境界。遥望大唐,那个时候的茶事风云,卢仝在一个入暑的午后,朦胧中听见有人敲门给他送茶来。午睡刚起的时候,人是口干舌燥的,接过新茶高高兴兴地泡开,人从半梦半醒中饮下去。看看他描述的七碗茶:

“一碗喉吻润”。嗓子啊、嘴巴呀,被这一碗清茶滋润得清清爽爽。我们人人喝茶都是从这个步骤开始的,也许我们都是从口干舌燥,然后喝了茶,去品它后面的滋味。但是再往下喝,我们就喝不出他的境界了。

“二碗破孤闷”。心中的孤独啊,烦闷啊,喝茶给破解了,卢仝喝三碗茶以后的境界,真的是让人心驰神往了。

“三碗搜枯肠,惟有文字五千卷”。这是一个寒士的骄傲,其实人这一辈子,当钱财、官职别人都能拿走的时候,有两种东西是别人砍了你的胳膊、砍了你的腿都拿不走的,第一种是你的信念、第二是人的学问,只要人的信念和学问还在,那么任何生活方式都是自己的,有胸中五千卷的人能够被茶激活,卢仝的骄傲从这个时候开始出现了。所以他喝到第四碗。

“四碗发轻汗,平生不平事,尽向毛孔散”。世界的资源都是平和的,所以喝茶是滋养一点平常心,关键是把你自己那点不如意,能够喝得发轻汗、向毛孔散吗?我想我们自己真正喝茶的时候,无非是喝出来我们在茶里面的这点寄托怀抱,我们无非是喝出来茶里面能让我们把不平事散掉的那点能耐。喝到第五碗、第六碗的时候,卢仝说:

“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”。就是越喝越轻盈,肌骨清、通仙灵,谁说喝茶不能喝出通仙的境界呢?当你喝到通仙灵境界的时候,第七碗就不敢喝了。

“七碗吃不得也,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”。想一想这第七碗茶啊,喝的人能够乘此清风欲归去,能够真正让自己的精神境界,重归草木之间,独与天地精神共往来,这还不是喝茶的大境界吗?

“独与天地精神共往来”,是庄子的一句话,庄子在《齐物论》、在《养生主》里其实都讲道:人要真的养生养到与天地万物同一的时候,就会觉得此生生也有涯,但整个的世界,如果你能够与天地共生、与万物合一,一颗心就能够磅礴万物而所向披靡,喝茶就能喝到独与天地精神共往共来。所以喝茶,它是一件小事吗?

我说人在草木之间,它给了我们一种态度,它给了我们一种中国人血液中的乡土。用中国的茶,为这个民族留住乡土。这在一些茶乡还是可以期待的,因为喝茶不是你们自己的事情,而是一种态度的传承。

柴米油盐酱醋茶,茶本来就跟柴米油盐在一起,茶本来是百姓开门七件事,茶就应该是一个人可以静品,呼朋唤友可以闲谈,从小到大伴随一生,这样的一件事。年年岁岁,草木更新,人在草木之间接受春秋往来的涤荡,喝茶有那么矫情吗?喝茶,真正的本义是什么?开门七件事,早晨起来就想着有一泡清茶,一团和气,一天好时光在茶香里展开,我想中国的茶,就回到了我们血脉中的滋养。

当人们越来越看它外在附着的时候,就越来越忽视茶的精魂血脉,它跟中国人生命的关联。所以为什么我一开始要说到卢仝的那七碗茶,因为我们今天越来越喝不到肌骨清、通仙灵的境界,更不用说腋下习习清风生,那样一种令人神往的,可以归去仙山的境界。为什么喝不了了呢?因为我们心中的浊气越来越重,所以我想说:茶,真的是一种态度。

所以我说,中国人的生活态度,在今天是需要重新探讨的。我们今天眼界是开了,我们今天有多少人爱葡萄酒啊,我们在斗酒这个过程中,开的都是五大名庄的酒,比的都是最好的年份,这一定是中国每个人憧憬的境界吗?我们今天的茶也在斗,我们今天也在细品各式各样的咖啡。

其实我倒想起来,茶人们都熟悉的日本的一位大艺术家—-冈仓天心,写《茶之书》的冈仓,冈仓的那本书是用英文写的,其实他是用那么流利优雅的笔触,写出了他对茶的敬意。他说他看来,茶,是一种向残缺美致敬的仪式,因为它特别安静。然后他赋予茶的品格的时候,我喜欢冈仓天心,那样诗一样的说法,他说:茶,没有葡萄酒那样一种孤芳自赏,也没有coco的故作天真,他说,茶,其实就是以它自己的这种的一种清静来亲近了人。我就在想,中国人真的还能喝出自己的茶吗?都说,“茶”字在草木间,其实在我看来,中国人的法则,就是留住农耕对于四季的尊敬。

中国人最大的法则是什么?是我们懂得四季农时中,不可违背的节气和节令。中国的节,严格来讲,中国人过的很多节日,都是节气,我们是从大地的循环里长出来的。春生、夏长、秋收、冬藏,看看春生,“春”,原来我们写大篆的时候,上面是“草”字头,底下还有个“屯”字,象征种子破土,发芽,右下角是一个太阳,那画出来的是欢欣蓬勃的大地回春图啊。我们喝的茶,最早从绿茶那一点雀舌,到长出来的奇枪,一枝一叶的那种新鲜脆嫩,都是大地暖阳的精华,所以你会觉得沐春风而思飞扬,春天这个生长的季节,万物在向天空致敬。

半发酵茶,我总觉得这里面是有哲学的,因为中国人说:“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生焉”。中和,是多好的东西啊,中和啊,中国人为什么说中庸之道。而中国人往往在萧瑟严寒的天气,是喜欢喝点全发酵茶的,就说我们这里的红茶,中国人喝红茶、喝熟普洱,都是愿意在一片萧瑟的寒气中,喝那一点暖暖的琥珀红,入心暖身,所以那种生命中的温暖,是靠着茶香氤氲激活的。这样跟着四季春生夏长秋收冬藏,四季有茶香相伴的话,我想我们还一直活在自己的水土里。所以我真的很希望,一代一代中国的孩子,可以不再熟悉农耕的方式,但是起码还爱一盏中国茶。

有的时候,我看现在,一说喝茶,都是英式红茶,喝的都得是下午茶,加牛奶,兑茶点。有的时候,我真的是有说不出来的惆怅啊,谁能知道最早英式红茶,我们是怎么运出去的?我们谁还能知道那些最初的渊源和故事呢?谁还能够去追溯正山小种的前世今生呢?看看我们这一方乡土上,对这种茶有多么的忽略?其实说一句悲哀的话,现在中国的孩子,知道正山小种这个名字的,绝对不如知道立顿红茶的多。但这就是祖宗和孙子之间的关系,我们谁还能让大家循着茶香,触摸到祖先的骄傲。我们总说爱国啊,爱国不是一个空口号啊,今天不是所有的孩子背上都能刺着“精忠报国”,冲上战场的。我觉得一个人爱茶里面,也能够去滋养他爱国的基因吧。一个人爱喝自己祖辈的茶,用中国人的方式去获得一种宁静和清雅,你能说这里面没有哲学吗?

就像福建人所熟悉的林语堂先生,在阳明山下,林语堂先生的故居,我每次必去拜谒,我喜欢他的书斋,我们大家都熟悉他题写的那个斋名:“有不为斋”。他是一个有所不为的真正的知识分子,他的学问通达博雅,行遍全球,但是他有所不为,然后才有所为。而他的有所不为又不是一种激烈的、愤世嫉俗的,拒不合作的态度,他的有不为,是幽默的,拿着他的烟斗,架着他的金丝眼镜,怀着那样一种悲天悯人的微笑,这是中国人的姿态,这样的人一看就是喝茶长大的人。所以想一想,喝茶,是件小事吗?我说喝茶是中国人的一种态度,我真的很希望我们能够把态度更多地传导出去,让这种态度真正成为我们血脉之中的传承。

资料来源:茶师在线